连云港十几年传承与保护 让濒危非遗项目“活”起来

信息来源:连网 市艺术研究所 发布日期:2018-11-08 浏览次数:

“VERY GOOD!”在我市非物质文化葫芦画代表性传承人、市工艺美术大师纪光辉的摊位前,一位来自国外的友人,一边仔细端详那精巧的葫芦画作品,一边赞叹道。

剪纸、面塑、葫芦压花、老虎鞋……在第十届文博会现场,包括纪光辉在内的我市百余位非遗传承人,展示了制作技艺及代表性作品。

从搜集到记录,从创新到发展,如今,越来越多的非遗项目被挖掘整理出来——2006年首批非项目申报中,我市审批了61个,如今已拥有海州五大宫调、淮盐制作技艺等国家级非遗项目5个,花果山传说等省级非遗项目34个,市级非遗项目达到142个。

非遗传承人活跃在舞台上、校园里、街巷边;用掌握的非遗技艺揭示了港城的历史,并随着文化的开放交流走向世界。

非遗传承人 “乡土人才”的振兴之路

秋高气爽的上午,在海州区陇东社区一个座楼上,不时传出阵阵的吟唱声,二胡幽婉的和奏,杯碟轻脆的扣响,随风飘向远方。这里是一个小曲堂,80岁高龄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刘长兰在这里教唱海州五大宫调——2005年12月31日,文化部公示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推荐项目,海州五大宫调名列其中,苏北仅此一项。2006年1月5日,《连云港日报》头版刊发消息《海州五大宫调上榜亮相》报道此事。

从18岁起,刘长兰便开始跟随老艺人钱乐山学唱海州五大宫调,这个有300多年历史的幽幽古调,从古老的北京皇城沿运河南下,在海州板浦民间广为传唱。时过境迁,昔日的运盐船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只留下它在传统民间文化中闪烁着星火光芒。

刘长兰还记得当初申报前的故事。“在申报前,民族民间音乐家张仲樵先生来到连云港,找到了当时在市民保中心工作的朱秋华。”据刘长兰回忆,当时,她在他们俩面前表演了一番。“唱过以后呢,张老师就提议朱老师,将五大宫调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终,海州五大宫调顺利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被保护起来。”两年以后,刘长兰和赵绍康被选为海州五大宫调国家级传承人。

这之后,我市在连云港师专、市淮海剧团、市艺校等处建立五大宫调传习所,开设了社区小曲堂,而刘长兰也开始收徒传授。“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是乡土人才人群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着‘大智慧’,加强民间传统文化‘智库’建设,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潜能,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市文广新局非遗处副处长王源远,自2007年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起,他就坚持工作在非遗普查、登记、申报工作一线,积极参与并组织全市项目、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和传承基地评比、审报工作。

“现在有许多土专家、田秀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都身怀绝技,往往是传承技艺的巧匠、带领致富的能人。”王源远介绍道:建立常态化的乡土人才培养激励机制,加强跟踪指导服务,并对有贡献的人员给予一定的奖励,才能激发乡土人才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让他们真正地“香”起来、“火”起来、“壮”起来。去年10月,首届乡土人才传统技艺技能大赛总决赛在南京拉开帷幕。来自全省的艺术大师、能工巧匠汇聚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上演最炫“民族风”。而我市也共有28位能工巧匠杀入决赛。

传承人有了,就需要平台建设,为此,我市也在就探索和推进。据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社会文化处副处长冯春红坦言:我们将通过一些非遗场馆、传承基地以及生产性保护基地的建设,打造15分钟非遗生态保护圈。今年我们绘制了手绘地图,非遗中心开办了市非遗资料中心。在今后我们会进一步扩展这些内容,通过提升场馆的功能,加强我们非遗保护基地的建设,为连云港非遗保护工作提供一些展示的平台。

非遗进校园 彰显年轻一辈的传承力量

在此前结束的“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中,迎来了一批特殊人士——荷兰卡尔斯中学留学生。在海州高级中学的“非遗展厅”,这群“洋学生”参观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木版年画藏品展”、“西游记与连云港”剪纸展,观看了传统武术太极拳、刘氏自然拳的教学传承活动。而剪纸、面塑、葫芦画、糖画、黑陶、风筝制作、传统武术太极拳等15个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现场展示技艺,让他们更有机会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在非遗的保护和传承过程中,年轻一代是最重要的力量。”自2009年起,我们共举办‘非遗进校园’活动达500余场次,受众达5万人次,已具备常态化运营的态势。”徐洪绕介绍。我市每年在“文化遗产日”期间均举办一届全市非遗保护成果展,每届均安排学校参展、参演。比如说,在连续好几届的文博会上,就开展了“非遗课堂”的特色活动。

“我市传统技艺类的非遗比较多,不少学校主动吸纳非遗资源进行课程开发,引导学生学习、认识、参与传承和创新,促进了学生全面发展。”徐洪绕说,比如育才幼儿园的面塑、新海小学的柳编、浦南中学的葫芦画,厉庄小学的民间游艺、打连厢;罗阳小学的刻纸;沙河二小的传统农业生产生活习惯的传承等。

除此之外,不少学校还成立多个“非遗社团”,丰富学生课余生活。“淮海戏”是用地地道道的“连云港话”演唱的家乡戏,面对“乡音”失传的危机,灌云、灌南、海州等县区,认真开展“淮海戏进校园”活动,通过学生学唱淮海戏,掌握一些淮海戏知识和演唱技巧,激发学生的热爱与兴趣;甚至许多学校还邀请淮海戏票友进校园,进行实地业务指导。

值得一提的是,为传承非遗,刘氏自然拳传承人刘家平还专门组建了市龙腾文武运动学校。作为刘氏自然拳第3代传承人,在他的毕生练习和推广下,这项曾冷门的拳种如今已为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并入选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按照刘氏家训,刘氏自然拳只能传艺于儿子。”刘家平说,但毕竟时代不同了,为了将刘氏自然拳“发扬光大”,2001年,刘家平不顾家人的反对,辞去国企待遇丰厚的工作,创办连云港市龙腾武校,面向全国招收爱好武术的学员。刘家平认为,这也是为了保护刘氏自然拳。“一方面我想将这套拳法普及开;另一方面,也想让孩子们通过练习武术,强身健体。”刘家平对记者说道。

江苏财会职业学院是我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培基地,该院今年设置了大师工作室,将国画、泥塑、面塑、形意拳、摄影等大师邀请入驻,立足学院,开放办学,致力于社会传统文化教育培训、研习、非遗产品开发等。“传统文化大师的入驻和传统文化课堂的开设,增强了学院的文化灵气,丰富了学生的文化生活,推进了学校的发展,今后将进一步致力于传统文化“产学研”工作,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发扬光大。”该学院团委书记张颂表示。

生产性保护 非遗产业化发展的引擎动力

古色古香的大门、体系严密的家谱、历朝历代制醋的工具、传统的踩曲工艺展示...在位于板浦镇的汪恕有滴醋厂,有一处占地达1300平方米的“醋文化展馆”,里面陈列了由该厂第十一代嫡系传人汪宗遂搜集和整理来的有关这个“中华醋文化”的一切物什。这家醋文化展示馆也成为开展非遗文化的宣传、培训和传承活动的重要载体。

“我们厂是一家具有三百四十多年传承历史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可以上溯到清初康熙十四年间。1992年,我担任了刚刚组建的板浦汪恕有滴醋厂厂长。”汪宗遂说道。从此,作为第十一代嫡系传人,挑起了振兴百年品牌汪恕有滴醋的历史重任,开始谱写汪恕有滴醋厂新的历史篇章。目前,汪恕有滴醋酿制技艺传承基地年产量为6000吨,拥有3条传统手工酿醋技艺生产线,2015年被省文化厅评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

“生产性保护是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进步的有效途径,是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引擎。”徐洪绕介绍。“那些传统技艺,之所以成为‘非遗’,就是因为它要失传了;若是没有批量生产,完全靠国家来维持也不好。所以,类似通过商业经营手段去进行传承,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起码能在此过程中,进行有效的授徒和普及,带动地方文化发展。”

黑陶是我国珍贵的远古工艺,是几千年前龙山文化的标志性遗存。“2013年,我作为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之一,正式担负起了赣榆黑陶的传承工艺。”李大专对记者说。而在此前,我市首家黑陶文化研究会在赣榆区成立,他担任会长。“我们研究会会员由全市广大黑陶研究者、爱好者、收藏者组成,主要从事黑陶文化和黑陶制作技艺的研究推广工作,促进黑陶工艺的传承与发展。”

通过对非遗项目智力上的支持和资金上的扶持,一批具有明显非遗标签、环保、高附加值的文创产品应运而生,不仅走出了江苏,更走向了全世界。“自古以来,塔山就有以杞柳编筐谋生的传统;素有“柳编之乡”、“中国杞柳第一镇”之美誉,草柳编织是塔山人民传统的手工技艺,距今已经传承一千多年,柳编制品更是蜚声中外。”徐洪绕说:“现在我们柳编厂家,就是塔山湖柳编厂,也是我们的传承保护单位,它已经是进入了文化部出口500强文化企业的目录,也为我们非遗生产性保护探索了非常好的经验。”

2011年以来,国家文化部、省文化厅分别开展了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建设工作。而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的评选,也旨在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积极探索和总结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做法和经验,进一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为弘扬全市优秀传统文化、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推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将作出更大贡献。